UZ仔

イタチ❤️サスケ

关于原作的弓凛向观后感

芬梨:

很久之前就有打算写这个,但是因为懒的缘故,一直在拖,拖到入坑两个月后的今天,总算决定要提笔……因为这些是很私人向、CP向的一些看法,所以大概会和大家的CP观、对弓凛的理解有或大或小的偏差,不希望造成一些不和谐的后果,因而tag也不多打了……嗯,要说的注意事项就这么多。




我觉得原作弓凛的结局是合理且美好的。


关于弓的理想和与之并存的负担,就不详细说了,简短地说明我的态度,就是——独立的个人想要承担众人的苦痛,他的悲哀是既定的,他的伟大也随之越筑越高。刚入坑的那段时间我思考的最多的,是这个问题,所以当过一阵子弓厨(至于现在,已经不知道跑偏到哪里去了,汪酱真可爱,汪粮真好吃)。稍微想明白这种极具浪漫色彩的英雄主义之后,才开始推弓凛CP,然后你们就看到了这个开车开个不停每天都在玩火的我……嗯,大家就算看不惯我也请不要举报我才是。


而凛的话,她的身上有很多出众耀眼的东西,独立,坚强,聪慧,果敢,遇事时超出年龄的冷静,还有经常性的口不对心和偶尔出现的迷糊,都是很可爱的部分。但这是从上帝视角出发的……如果是站在士郎(也就是生前的弓)的角度,其实一个平凡的死宅(不)喜欢上这样一个优秀得有些过分的女生,压力还是很大的。


早有类似“喜欢一朵花不一定要将它摘下来,让它在自己的世界里盛开也许更好”之类的说法,但是,远坂凛这朵花摘与不摘不是他能选择的(这个地方就不要污了,补魔≠摘),如果不是撑杆跳(不),龙卷风一般的爱情大概不会产生。之前在知乎还是哪里看过分析,说士郎对凛的感情大概更偏向于憧憬,无论本人对爱情是否真的迟钝,在相处的过程中,他也没有产生过“我们一定会发生后来游戏剧情里的那些事”的想法。个人感觉,这种少男情怀还是很可爱的,对比一下之后傲娇到爱你在心口不开的弓,更可爱了。


生前弓和凛,在他去往中东之前,有多少交集,还有这些交集的细节,只有天知道。即使有猜想,也只能是顺着逻辑的揣测,比如我就脑补过很多次,佣兵时期的弓坐在布满尘土的战壕里等待黎明,一手扶着步枪一手攥着宝石坠子思念故乡的情景。可能是我听许巍听得比较多(雾),每次看到“异乡”这两个字,就会自动把“他心里的故乡”和“他心里的姑娘”画上约等于号,这样的情绪似乎可以把心里的惆怅和悲哀磨得柔和一些。


而之后弓的结局,不能用“唏嘘”或者“悲壮”之类的词汇盖棺定论。凛在梦到弓生前的一些记忆时,一直有说他是笨蛋,“笨蛋”二字除却她对他的心疼和不理解,确实也是很对的……牺牲自己的一切,去换取一个在别人看来很美好却虚妄的理想,至少在我看来,这就是笨蛋才会做出来的事情……所以凛到底喜不喜欢弓,这个问题在我心里是有确切答案的。


她对弓的感情停留在“我操我真的可以确定我喜欢上他了可是出于一点也不重要的面子我一点都不想主动告白所以你倒是快点像个男人一样把我推到墙上吻我啊”之前,但已经远远超过了“什么喜欢不喜欢嘛他只是我的从者而已哪个御主会喜欢上自己的从者啊从根本上这个可能性就已经被否定了嘛”这个范畴,因为弓的成熟和强大,还有一些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的撩,再加上对他过去的了解,无论是走心还是走肾,少女凛怎么可能会丝毫没有感觉……如果没有和士郎补魔那一出(妈的我真是好心痛),然后弓又在圣杯战争之后留在了现世,他们是有很大的可能性在一起的。只是这种可能性完全没有讨论的必要,因为弓不会改变自己的选择,让这一切发生的。


不愿意留在现世的英灵和人,从比较现实的角度思考,在一起的必要当然是小到不能再小。切嗣在zero里早有立过flag——“从者只是御主在圣杯战争中的工具,对这种存在抱着非分之想/多余的想法的人,是不可能取得胜利的”(大意是这样),所以在弹幕里被许多人哭着喊“闪闪必须死”的伊莉雅之死,实在是合理得不能再合理。


(这里说个题外话,剥去感情的成分,圣杯战争就是这么回事,不管你是女人还是孩子还是坐在轮椅上的残废,只要你还在这场战争里占据一席之地,你就有充分的被杀的理由。战争里的生死不谈感情,无论是武力上输了还是脑力上输了,对手的做法是光明正大还是低级下流,输了就是输了。不知道骂闪闪的人点在哪里,人家光明正大地用绝对的武力碾压,别说挖出伊莉雅的心脏或者砍下她的头颅,鞭尸或者焚尸都随他开心。成王败寇,残酷本就是战争最重要的基调。)


绕回来说弓凛,弓在从断崖上消失前的微笑,还有对凛称呼的变化,实在是催得我抹了一把老泪。那种像托孤一样的话……太犯规了。入坑之前我就是冲着CP来的,以为会有美好的结局结果猝不及防塞了满嘴的玻璃,一刷之后甚至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暴躁和消沉……二刷之后想明白了许多,但难免生出了每次站这种最后没有在一起的CP都会有的“混蛋官方我要用自产的同人糖向你表达我的愤怒啊啊啊”的心情。再然后,嗯,看到我的主页,你应该也明白了。(苦笑)


花了这么多篇幅,总算说清了“原作弓凛的结局是合理的”这一点(喂你真的这么自信吗明明什么都没说清楚啊),再说“美好”在哪里吧。爱你在心口不开,这是我个人最苏的一种男性角色设定(其实我就是个抖M),正巧这一对都是傲娇,杀伤力翻倍。不开口的爱情不一定含蓄,不一定青涩,也不一定会有好结局,但一定永生难忘。像抹不掉的纹身,经过剧痛后深刻地烙在了血骨上,这难道不美好吗?


“美好”是我写弓凛最初也是最大的动力,而“合理”则是我不愿意写原作向的理由。原作的美丽与哀愁是我没法用文字去附应的,只能停留在想说什么却唯有叹息这一层。文末附一首我很宝贝的歌吧,在入fate之前就非常喜欢,之后因为觉得它很能表达出我心目中弓的形象,以及他对凛的感情,所以更宝贝了。即使语种不同,仍然应景。



 陈奕迅《不来也不去》


扬帆时 人潮没有你
我是我 和途人一起
停顿时 在你笑开的眼眉
望穿秋水之美
回程时 浪淘尽了你
任背影 长睡着不起
留下我 在粪土当中
翻检背囊
直到拾回自己

掌心因此多出一根刺
没有刺痛便懒知
就当共你
有旧情没有往事

如烟 因给你递过火
如火 却也没熔掉我
回望最初
当丧失是得着可不可
可痛若骊歌 乐如儿歌
像你没来过 没去过
谁同行 仍同样结尾
血液里 才遗传悲喜

谁亦难 避过这一身客尘
但刚巧出于你
垂头前 没缘份丧气
睡到醒 才站立得起
盲目过 便看到天机
反覆往来
又再做回自己

即使一生多出一根刺
没有刺痛别要知
就当共你
有剧情没有故事

如烟 因给你递过火
如火 却也没熔掉我
回望最初
当丧失是得着可不可
可痛若骊歌 乐如儿歌
像你没来过 没去过
如花 超生了没有果
如果 过路能重踏过
就当最初
是碎步湖上可不可
不种下什么 摘来什么
像我没来过 没去过


评论

热度(62)

  1. UZ仔芬梨 转载了此文字